裙下臣

盐生嗜甜/想交朋友/就在这/

【伊辛】一个前段

伊谷春做了个梦。
梦里他拉着辛小丰从双子大厦二十二楼坠落。凉透了之后的俩人结伴去看杨自道。没想到还多看到一个陈比觉。
“这人……不傻?”
傻!他娘的傻的冒泡了!
辛小丰听着阿道跟老陈各执一词,感觉心特别酸。但是伊谷春在旁边,他没哭。他知道他的头没做错,他不刺激他。
阴森森的审训室,阿道跟老陈各执一词,辛小丰就那么飘着听着。感觉心都让人揪着。
又骂老陈,又谢老陈。
老陈一口咬定阿道不是凶手,这话要是别人说准被人当成胡言乱语,可话放陈比觉嘴里没人不信上三分。要不怎么说智商高呢。再对比阿道除了一句是我干的再没别话。
伊谷春习惯性地想掏烟,摸了个空想起自己就是个魂。
他说不出别的,问:“到底怎么回事。”
辛小丰恍恍惚惚来回叨咕:“都是我都是我”

评论(18)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