裙下臣

盐生嗜甜

关于打赏对同人圈影响的一点看法

分峪:

解缘:



#本文不讨论太太们是否有权利获得报酬,以及打赏功能对同人创作本身究竟是正面还是负面影响,仅仅指出一些可能被忽略了的小问题。抛砖引玉,期待更多的探讨。



当lofter要出打赏功能的时候,我内心是拒绝的,崩溃的,出于把lof当作同人囤粮地的立场而言(我知道它还有很多版块,但那些基本不会牵涉到这一块的问题)。因为我深刻的知道,网易就是有能力把一个很好的产品搞臭,搞倒,并且这样的过程重复了无数遍,深表钦佩。最近的例子就是网易云音乐,用过的人大概知道网易和周杰伦之间的纠纷——允许无版权的音乐收费盈利营利,被告了之后,将用户已经付费下载了的歌曲下架,又打包出了新的合集要求再次付费。
在网易的经营下,一个用来听音乐的地方,不仅变成了没有音乐的段子区,最后还不忘薅一把用户的羊毛。对不起,您逼我去的虾米和酷狗。(我没收这两家钱;事实上,我还给这两家送了很多钱。)
我甚至有理由怀疑,正是因为音乐被搞臭了,薅羊毛的重担才落到了lofter肩上。这锅网易云先接好了,不送。


我不是说薅羊毛不好,这明明是你情我愿的事,对吗?我也不从道德方面批判则个,毕竟我深知我自己就是那个该被批斗的。
资本的力量是中性的,结果如何取决于控制的人。但很遗憾,这个控制者是网易。假使失败是成功的母亲,网易早就百家姓了。
只是我们应当清楚地认识到,网易是一个公司,lofter要盈利才能维持,这是正当并且毋庸置疑的。那么这也意味着一个必然的结果:当公司利益与用户利益(特指同人创作者)发生冲突时,我们是注定要被牺牲的那一批。

同人创作在版权问题上一直是一个灰色领域,不必多说。悬停在头同人作者头上的是两把达摩克利斯之剑:原作者对于版权问题是否追究,以及上升到著作权(民法)层面的条例是否修改,可能还涉及到一点国际公约的问题。我尊重并且支持原创者对自己创作成果的所有权利,也正因此,同人创作者应当对自己的立场有清醒的认知:我们在正在违法的边缘试探,所有的盈利营利行为,都有可能是一场可怕的灾难。
正因如此,网易在声明中所表现的态度就值得玩味了。让我们来看看这段声明:

“lofter的打赏功能属于一种个人的赠与行为,是打赏者对被打赏者的鼓励支持,lofter的设计之初并没有让它承担道德、法律、及其它的制约责任。”

好一个设计时没有让它承担法律责任。有没有法律责任是您靠嘴炮出来的?您说没有就没有了?稍有常识就知道,国内目前可以说在一方面的规定有一定的空白,但并不代表这么做就是合情合理合法的!我不相信lofter方面不明白这一点,我也不相信这种说法是替同人创作者争取权益;恰恰相反,这是极其恶心的、lofter单方面对于自己方的免责声明——
“我们设计的时候没想那么多,我们只是个绝对中立的平台,关于那些打赏啊什么的全都是那些用户的个人行为。什么?你说他们违法了?好的,好的,我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平台,马上把那些tag清一清。哦对了,这个是他们的账户信息,我们绝对配合调查。”

我可去你妈的吧。

我相信国内外很多原创作者是宽容的、开放的,愿意给予同人创作者一定的生存空间。日本有东方,中国有凹凸,都是公开地开放了二次演绎的权利,兼容并蓄、相促相长,达成了双赢的局面。对于不愿被二次演绎的作者,我也真的非常、非常认同和理解。
但是lofter的这个打赏设定,无疑是故意把同人创作者往深渊推进了一步,明摆着表示:我们凭本事创作的同人,凭什么不能收钱?
可别说这不是侵权了,有没有侵权心里没点逼数吗?洗钱还得进一波赌场洗白白呢,打赏这种明面上、资金流动清清楚楚留着记录的事,回头找人起诉方便得不得了的事,你换个名字就算不得侵权盈利营利了?真以为国家和法律是傻的么?

这件事会慢慢发酵下去,酝酿着,只等一个爆点。或许是某个作者找上门来,或者是新的法律一刀切。我不吝于以最大的恶意揣测,lof甚至在等待这一天,然后反手把同人区清理一波,完成一个“华丽的转身”。图片、文章这些都有存稿,都不怕的;可是辛苦经营出来的爱好者交流圈呢?最重要的社区呢?
也许诸位所在的圈暂时安然无恙,最好的可能是永远能维持这样平稳的现状,我衷心祝愿如此。但是请不要忘记,达摩克利斯之剑永远悬在我们头上,只等着坠落的那一刻。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都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Lofter是所有人的理想国,唯独不是我们的。


我不知道【保护性删除】,也不知道【保护性删除】【保护性删除】【保护性删除】【保护性删除】【保护性删除】什么的听都没听说过……






另:
我一直更担心另一个问题。同人创作者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学生,这一点令我非常、非常害怕,尤其在lof推出了打赏功能的现今。对于有工作的人而言,这千八百的真是小钱,哪怕上万也真不是大事。但是我很担心,这会让正在读书阶段的学生产生这样一种认知:
同人创作是可以挣钱的,是可以作为终身工作的。
我就不说起点的情况了,人家虽然文笔故事都不怎么样,好歹还是原创;依托于原创的同人呢?

亲爱的,请千万、千万不要以为同人可以作为谋生手段,当作放松的爱好就可以了。


好好读书比什么都重要。



——2018.4.16更新——


#转载请任意。


#感谢评论区对于一些专业方面错误的指正。


#Lof没有封号,我觉得很开心,我感受到官方提供了足够的话语权,在这一点上“理想国”还是实至名归的。


#官方提供了个人关闭打赏的渠道。


从初衷上,我只是希望各位同人创作者明确打赏行为对自身的法律风险。Lof是一个平台,它没有能力也不会提供保护;但这并不是它的原罪,而是错在没有将这个风险明确告知,反而用模糊的语义进行误导,这是毋庸置疑的规避监管责任。


我不是专业人士,具体要怎么做,还是……还是请专业的上。
大家有什么想法,也可以去lofter官方下面提提建议。


偷他一个,幸福我们千万家啊
你擅长什么     捉迷藏
我他妈是卖情报的,不是供情报的
躲猫猫
一个是藏一个是做掩体,躲
她哥死她面前,连滴眼泪都没掉
擅长伪装各种身份

施小尤,我想对得起自己,不想对得起任何人,那么首先,我一定要不去对不起任何人。
施小尤跟现实中她的原型,的区别。。
我不会说着无情然后接受你们的包容与馈赠

。。。。。。lofter怎么变成这样了,太不舒服了也

#碎碎念#
没有漂亮的姑娘一起玩(ಥ_ಥ)
野渡横舟王夫子,有没有少侠共度江湖啊

【童趣节】江湖故事会·叶澜

叶掌门就是高师姐正宫,不接受反驳

天机阁打杂的:


其他书籍及奇遇请戳目录



 


少侠:不知道您有没有什么故事,可以讲给我听听?


叶澜:小孩子干嘛要看那么多书嘛,多睡会儿不好吗?


叶澜:你不要皱着一张脸了,我也只是这么一说。故事嘛……


叶澜:……江湖上曾有一个漂亮骄傲的女侠,号称清风女剑客,偏偏眼光不太好,喜欢上一个每天醉醺醺的酒鬼。


少侠:(我好像知道是谁了……这事儿还真是人尽皆知啊……)


叶澜:我想,她不过是一时新鲜,让她得偿所愿,自然就减了兴致,可以回到正常的生活中去了。


叶澜:所以我就篡改了她的梦境,让她和那个男子在梦中在一起了。


少侠:这种虚假的甜蜜,无异于毒药。/她的梦境毕竟隐私,不应窥探。


叶澜:当时我只想用自己的方法帮助她,那一年,我从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做不到的。直到后来,我才知道梦中的虚假是苦,可是仍忍不住去梦中看她一次又一次。


少侠:掌门……

绝壁高师姐正宫

_葱青蒜白_:

我发现了什么?????
叶掌门一次又一次忍不住去梦中看高师姐……
结合她小传里面,每一次提到重要之人,用的都是“她”……
难道说!!!

◢※糖酥《年三十》

今年大年三十打的,结果一直没法,因为想开成真车,然而。。。。。
『苏宝贝儿』是我的私设,狠戳我萌点的那种

——————

试着来辆假车,给(单身)狗年起个好头

————————

"嗯嗯,知道了姐,我到了……是是是,都带了,还能少得了他吃的……  ……"
苏三省一边漫不经心地应付那边絮絮叨叨的姐姐,一边单手翻来钥匙开了门。
不知为何格外昏黄的廊灯把他打成一个模糊的影子投进唐山海的家门。
唐公子在门口蹲守已久,贴着门听苏三省从迈上一楼第一阶台阶开始不走心地应付他姐,一直敷衍到他这件六楼无电梯小公寓门口
……   ……
唉,这小拧巴。

然后一头栽在苏队长西装裤下。
哟,这酸爽。

苏队一手上电话还没挂,另一只手五根手指头没一个闲着,保守估计拎了四种馅来。实在腾不出手揍人。

"嗯,好,姐,那挂吧……  "

唐大少爷何许人也,不就是出场方式出点差错吗,不耽误。
唐大少爷今天本就存着这个那个不能明言的小九九,就势贴着苏队长大腿蹭过去,还没见着心尖尖上那人白嫩嫩的小脸,先跟小兄弟打了个招呼。
……   ……
苏队长哪是肯乖乖挨着唐大少撩拨的主?抬腿就要一脚,哪想被唐山海直接顺着腿揽了腰。
唐山海也莫名其妙,爷对象不是这武力值啊?
不过现成的便宜得捡啊,唐山海火速起身就要一个华丽公主抱开启成人午夜场。

"诶!唐山海你他妈放开老子!我姐特意给你准备的饺子,撒了撒了!!!"

"你叫啊这小破房初七都不会有人救……  ……啊?"

——————————

大年三十,唐大少爷新一年的重要开端,因为自己作死,只能跟自己心尖上的爱人牺牲珍贵的价值千金的春宵时间,蹲在小公寓客厅的地板上,收拾撒了满地的饺子。
年前苏三省姐姐苏翠兰突发急症,苏三省当然是夜以继日衣不解带地在医院忙活,而被嫌弃干啥啥不行就知道捣乱的唐少爷委委屈屈地就近租了个小公寓暂住,开始了每天盼望着苏大官人早还家的日子。
别说,一日不见思如狂。
这罪真受不了。
今天年关,苏姐早早吃了药要睡,安安稳稳躺下了之后,忍不住念叨苏三省,其他时候就算了,大年三十,不能让"人家"一人守着电视过。
苏姐到现在也说不出口弟弟跟那位的事,倒不是丢人什么,只是超出她认知范围太过,实在难以接受,以至于唐山海到现在也只能在苏姐这勉强称个"人家"

苏三省那是天字第一的好弟弟,拎了饺子往唐山海那小公寓去。

在楼下接了个不放心弟弟是否真的听话的姐姐的电话,又在门口被唐山海搞了个掺杂桃色泡泡的恐怖袭击。

苏队长心有点累,有点烦。

然而等唐山海跑了一条街买回来一箱手纸他又得认命地蹲下跟唐山海一起收拾残局。

唉,更累了,更烦了。





累就累吧,挺充实的。
烦就烦吧,烦不死我。

————
后续:
"这大年三十,苏宝贝儿上门给我操,嗯?是不是?"
"吃什么饺子,老子着急吃你。"
"你今天什么毛病,装流氓上瘾?"
啧,坏了,宝贝不喜欢这个调
不行,不喜欢也不行,大过年的必须痛快痛快,头得开好啊
"……   ……你!我……   唔……"
"你别拽我!我姐特意让我给你买的的饺子全让你霍霍了!你!!!!"

……    ……

……    ……
"销魂呐苏宝贝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