裙下臣

盐生嗜甜/想交朋友/就在这/

◢※糖酥《年三十》

今年大年三十打的,结果一直没法,因为想开成真车,然而。。。。。
『苏宝贝儿』是我的私设,狠戳我萌点的那种

——————

试着来辆假车,给(单身)狗年起个好头

————————

"嗯嗯,知道了姐,我到了……是是是,都带了,还能少得了他吃的……  ……"
苏三省一边漫不经心地应付那边絮絮叨叨的姐姐,一边单手翻来钥匙开了门。
不知为何格外昏黄的廊灯把他打成一个模糊的影子投进唐山海的家门。
唐公子在门口蹲守已久,贴着门听苏三省从迈上一楼第一阶台阶开始不走心地应付他姐,一直敷衍到他这件六楼无电梯小公寓门口
……   ……
唉,这小拧巴。

然后一头栽在苏队长西装裤下。
哟,这酸爽。

苏队一手上电话还没挂,另一只手五根手指头没一个闲着,保守估计拎了四种馅来。实在腾不出手揍人。

"嗯,好,姐,那挂吧……  "

唐大少爷何许人也,不就是出场方式出点差错吗,不耽误。
唐大少爷今天本就存着这个那个不能明言的小九九,就势贴着苏队长大腿蹭过去,还没见着心尖尖上那人白嫩嫩的小脸,先跟小兄弟打了个招呼。
……   ……
苏队长哪是肯乖乖挨着唐大少撩拨的主?抬腿就要一脚,哪想被唐山海直接顺着腿揽了腰。
唐山海也莫名其妙,爷对象不是这武力值啊?
不过现成的便宜得捡啊,唐山海火速起身就要一个华丽公主抱开启成人午夜场。

"诶!唐山海你他妈放开老子!我姐特意给你准备的饺子,撒了撒了!!!"

"你叫啊这小破房初七都不会有人救……  ……啊?"

——————————

大年三十,唐大少爷新一年的重要开端,因为自己作死,只能跟自己心尖上的爱人牺牲珍贵的价值千金的春宵时间,蹲在小公寓客厅的地板上,收拾撒了满地的饺子。
年前苏三省姐姐苏翠兰突发急症,苏三省当然是夜以继日衣不解带地在医院忙活,而被嫌弃干啥啥不行就知道捣乱的唐少爷委委屈屈地就近租了个小公寓暂住,开始了每天盼望着苏大官人早还家的日子。
别说,一日不见思如狂。
这罪真受不了。
今天年关,苏姐早早吃了药要睡,安安稳稳躺下了之后,忍不住念叨苏三省,其他时候就算了,大年三十,不能让"人家"一人守着电视过。
苏姐到现在也说不出口弟弟跟那位的事,倒不是丢人什么,只是超出她认知范围太过,实在难以接受,以至于唐山海到现在也只能在苏姐这勉强称个"人家"

苏三省那是天字第一的好弟弟,拎了饺子往唐山海那小公寓去。

在楼下接了个不放心弟弟是否真的听话的姐姐的电话,又在门口被唐山海搞了个掺杂桃色泡泡的恐怖袭击。

苏队长心有点累,有点烦。

然而等唐山海跑了一条街买回来一箱手纸他又得认命地蹲下跟唐山海一起收拾残局。

唉,更累了,更烦了。





累就累吧,挺充实的。
烦就烦吧,烦不死我。

————
后续:
"这大年三十,苏宝贝儿上门给我操,嗯?是不是?"
"吃什么饺子,老子着急吃你。"
"你今天什么毛病,装流氓上瘾?"
啧,坏了,宝贝不喜欢这个调
不行,不喜欢也不行,大过年的必须痛快痛快,头得开好啊
"……   ……你!我……   唔……"
"你别拽我!我姐特意让我给你买的的饺子全让你霍霍了!你!!!!"

……    ……

……    ……
"销魂呐苏宝贝儿"

评论(8)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