裙下臣

盐生嗜甜/想交朋友/就在这/

谁呢

男孩低着头搓手,闷闷地说:"我该出去了。"
另一个男孩就坐在他旁边,他们之间隔了一个人的空间。
"哦……"另一个男孩盯着自己的鞋子。
"那就出去吧。"

男孩没动,石雕一样好像僵住了。直到另一个男孩来拉他。
"起来。"另一个男孩稍微提到了声调。
男孩没有起来。

"外面那个才是你。"另一个男孩好像要跟男孩讲一个他们都心知肚明的道理。
"或者,我以后也会出去,你可以等我。"

男孩还低着头。
另一个男孩忽然暴躁起来,似乎是因为时间越来越短。

"出去!你给我出去!"另一个男孩推搡着男孩。他头上冒出冷汗,手脚冰凉,他不安极了,他需要一张球台,一场激战,可他现在正在赶走他的对手。

男孩还没有长大,岁月还没把他雕刻成胜利的丰碑,他手里没有球拍,他是江心的不归人。

男孩忽然叫了另一个男孩的名字。用他们长大后的方式。

他们都没有流泪,也许有人痛彻心扉。
"没事,我迟早也要出去的。你等我吧。"

——
)有没有一个世界,存在于他们内心深处,他们无法感知的地方。那里有一双竹马。(
其实也是写给自己的,总要有人痛彻心扉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