裙下臣

盐生嗜甜/想交朋友/就在这/

〖北平双美〗-方孙-未明片段①

这只是一家再普通不过的道边酒摊,子夜时分,孤零零的在夜中亮着灯。孙朝忠的桌子上摆满了酒瓶,被喊来上酒的店家劝了一句没收到回答,就赠了盘花生,退了回去。对于这样深夜买醉的人,店家早就见怪不怪了。

街上传来汽车的噪声,然后就是道刺目的白光毫不客气地照在孙朝忠身上。冷面冷情的青年面容上露出了一丝少见的愠怒,他少有这样鲜明的情绪或者说甚少表露出这么鲜明的情绪。来者是让孙朝忠落魄到要靠酒精麻醉神经的罪魁祸首,北平分行行长方步亭家的那位二公子,方孟韦。

孙朝忠着实在这个小恶魔身上吃了大亏,遭了大罪了。

他抬手又给自己满上一杯,刚要喝,就听一边车鸣声大作。他几乎是有些头疼了,心底积压的不满越发难以控制,不过没等他这边爆发,店家抢先阻止了方孟韦这种极其不道德的行为。被指责扰民的方小少爷心中的愤怒在一瞬间被羞愧盖过。他赧颜地下车决定好好的跟孙朝忠“谈一谈”,不过他两只脚刚落地就又麻利地缩回去了

——妈蛋,这破灯怎么这么亮。

方孟韦把车息了火,迈着大步走到孙朝忠旁边,思忖着怎么才能表达出自己这一腔的怒火,好个孙朝忠,大半夜的敢跟爷玩失踪!

不过末了他还是没干别的,而是先在长凳上坐下,毕竟什么都比不得直接把人按在身子底下狠狠地操弄一回,让他哭出来最好,还没见这人哭过。

方孟韦就是这样,伤人的事只能凭着一股戾气,方才戾气一散,他也就剩了把孙朝忠连带着几瓶没喝完的酒一起打包带回去的心了。方孟韦这厢颇有些心猿意马,忽听见一侧那人说了句什么。方小少爷没听清,不耐烦地问:“你嘀咕什么呐?”

“滚!”
……    ……

这一声突如其来的怒喝吓着了方小少爷,他实在没想到孙朝忠这个冰人也会这样骂人。有点意外竟还有点委屈。这一声低吼重燃了方孟韦的怒火,他腾的站起来,抓着孙朝忠的领子把人拎了起来,眼睛瞪得滚圆,声音是从嗓子眼里挤出来的:“好你个孙朝忠,胆大了啊!”

醉得快要不省人事了的孙朝忠一阵眩晕还没等稳住身形就被人迎面揍了一拳。都说酒后迟钝,他受这一下却感觉比平时更疼上三分以至于他都不知道自己回没回上一拳。

快一个月了,孙朝忠被折磨的都有点怕方孟韦了。

方家这位斯斯文文脾气比那个大哥不知好上多少的小少爷最近的日常就是:吃饭,睡觉,打孙朝忠。

孙朝忠并非逆来顺受充其量算个隐忍成性向来隐忍成性,而且这次方孟韦耍的小手段实在让人不敢恭维。方家的祖宗方孟敖月前突然间跟徐铁英算了总帐,把人送去了南京。一声枪响后众人大多都还反应不过来,除了方孟韦。

代理局长方孟韦就拿着人事调动单,大大方方地把孙朝忠调动成了他的私人秘书。
私人到什么程度?
从晨起打洗脸水到睡前打洗脚水,全归私人秘书管。

没人知道方孟韦怎么就起了折腾孙朝忠的心思,还是不死不休的折腾法。

孙朝忠最后到底是喝了个烂醉,他生平喝过的所有酒加在一块都没有这一次多。
————
片段。
逻辑难通啊。
北平本命本来是方崔。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