裙下臣

盐生嗜甜/想交朋友/就在这/

《再会》一个简短的糖酥意识流

#短完#
只是个再会
应该是活不成的

————————

苏三省满嘴满下巴都是血,眼睛也是鬼一样的红,他咳嗽着推开大门,看见了唐山海。
他已经停下了所有的算计思考。
"唐队长,我是不是欠你一条命?"

唐山海白白净净一张脸,人模人样,没有半点不人不鬼的落魄。
他说:"不敢当。"

唐山海拿了毛巾给苏三省擦下巴,他的样子确实落魄,成了最不起眼的贩夫走卒。
这可不是苏三省的样子啊。
唐山海想,然后他的手满满挪移到苏三省那略长的刘海,轻轻地拂开。
那双眼睛还在。
脱去了阴冷的算计,纯净地宛如新生。

他情难自禁地呼唤他:"苏三省。"

——————
没有我了,只有尹正

入圈晚,饿废了

评论

热度(29)